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博江歌妈妈起诉刘鑫 > 正文

江歌妈妈起诉刘鑫:不懂我的苦就别劝我大度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18-11-02

  信息大浪的时代,多面的呈现,让许多人和事渐渐淡忘。许多时候,发酵过的事,就算走得再远,依然清晰可见。

  我至今仍然难以忘记的,是这个母亲,顽强地战斗。她跟那些攻击她的网友争辩,她跟不理解她的人甚至对骂,甚至于她也说出了在别人看来,并不是那么体面的话。

  她好几次上微博质问刘鑫,一次一次地,完成一个母亲自我的哀思,和常人只能劝慰却无法感同身受的悲痛

  我喜欢,并且支持这个女人。她不需要成为一个完美的受害者妈妈,只要是正确的,她有资格并且有理由走下去。

  “而你,在酒足饭饱之后点完视频,看到江歌妈妈悲痛欲绝的样子真是不讨人喜欢,网友为江歌伸张正义的样子吃相难看,你嫌弃他们姿态不够优雅,你开始审美疲劳,你不喜欢。

  因为你的明天可以继续过,江歌的遭遇只是一个互联网上消遣时光的事件而已;而对于江妈来说,她失去了对未来的所有希望,以及未来的经济来源——这些本来都是寄托在江歌身上“。

  许多人不喜欢江歌妈妈,无非是因为她不够体面地面对自己遭遇的一切,甚至于觉得她胡搅蛮缠地面对刘鑫,不够理智。

  或许,你不是江歌妈妈,你真的不知道;我不是江歌妈妈,我也无法度量她的痛苦。

  就像鲁迅在《而已集》里写过的一个例子:楼下一个男人病得快死过去了,可是隔壁得一家嗨放着留声机,以及还有人狂笑,有人打牌。

  但我大概单凭直觉就能感到,对于一个母亲来说,中年丧子的痛,大于任何,甚至于自己死去一次。

  从一开始,到后来,我不知道,为什么会有人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这个失去女儿的母亲?

  网上的许多水军,我更愿意相信,她们是键盘侠,是被雇佣来的,是被金钱蒙蔽了双眼,而说了不想说的话;也不愿意承认,人心颠倒是非黑白。

  刘鑫并非无辜,而江歌的死根本与她有关,最重要的是:如果刘鑫不躲在江歌家里,或许对于江歌母亲来说,失去女儿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。

  而更心寒的,大概是刘鑫之后的表现——隔空的对立,甚至于挑衅,说是为了生存欲,其实更是一种坏。

  是失去了女儿,但原谅了坏人,用一波波鸡汤来呼唤人间的祥和,大家相安无事,最好是还能煽情,人间有大爱,坏人也会变好。

  抑或是就算知道了坏人,不该刨根问底,岁月静好地走向人生地下一段,成为一个“伟大”的单亲妈妈。

  甚至于最好是不指责,只把一切烂在心底。别人帮忙的时候说谢谢,还能放出圣母一样的光辉。

  你愿意,你希望,不代表别人必须成为你眼中的完美受害者。江歌妈妈没必要活在你们的期待里。

  那些渴望看清生活真相依然热爱生活的英雄主义者,其实江歌妈妈并不需要,也没必要。

  江歌走了,为江歌的死做完她想做的事,在法律范畴内,她所能够做的一切,我都觉得不存在任何异议。

  坏人该伏法的伏法,该接受谴责的谴责,法律和道义,她需要的是一个说法,一个交代,一个失去女儿的人该有的应答。

  能否在重大事件面前,清晰地看到见天地、见苍生,既有悲天悯人的情怀,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。

  “能独立的表达自己的观点,却不傲慢,对政治表示服从,但不卑躬屈膝。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,看到弱者知道同情,看到邪恶知道愤怒。”

网友评论:
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分类

Powered by 金博棋牌_金博娱乐 版权所有

Top